舒望海

自由自来,无拘无束。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十五章)by钰泽昭焉

明天就十六号了!十六号!十六号!!!!!!

大家准备好浪了吗!

【QQ群,鼠猫焉国号码: 532187423 】  欢迎大家加入!!

第十五章

白玉堂看了眼展昭,然后就见展昭盯着自己说道,“刚才我们忘记问先生,死者的死因是什么了。”

李隋道,“可能是窒息而死。”

展昭看着他,“李老爷怎么知晓的?”

“昀才身上无一丝伤痕,除了窒息而死不做他想。”李隋道。

展昭点头,回头回去还是问问先生吧,他想了想道,“李老爷,公子死之前可有人进出他卧房?”

“没有,喔,除了丁旺进去伺候过,但是那时小儿还在看书,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”李隋看了眼丁旺道。

丁旺连忙点头,“是啊,展大人,那时候公子还说过几日要去找沈公子出去游玩一番,因为成亲后就没时间了。”

展昭点头,然后告诉他们节哀顺变,接着就和白玉堂走出了主堂,沈怀义走了出来,叫住了展昭。

展昭回头看着他,道,“沈公子有何事?”

沈怀义道,“务必劳烦展大人和白大人找出真凶。”

展昭点头,“这是自然,不用你说,展某也一定将真凶绳之于法。”

沈怀义笑着点头,然后伸手带着展昭和白玉堂前去李昀才的卧房。

李昀才的房间是后院的第三间屋子,房间大门大开,张龙带着两个衙役正在屋内查探。

白玉堂率先进了房间,马汉连忙对着他一点头,“白大人。”

展昭对着沈怀义道了谢,然后看着他离开了才进屋子。

“马汉,可发现什么?”展昭问道。

马汉叫着其他两人过来,示意他们先说。其中一个高个子衙役道,“属下查看过的地方都整齐完好,没有打斗痕迹。”

另外一个衙役说,“属下看过的地方也是。”

马汉点头,“是的,只是床上有些凌乱,凶手应该是直接在床上把李公子杀害的。”

白玉堂一直默默的听着,然后眼睛一亮,抬头看着展昭,“猫儿,你说会不会是李昀才认识的人杀害的?”

展昭抬头看着白玉堂,然后一点头,“这个也有可能,因为是认识的人,所以还来不及反抗,那我们再去问问李老爷,平时李公子和什么人来往?”

“好,走吧。”白玉堂道。

展昭对着其他三人一点头,然后和白玉堂走出了卧房。

沈怀义正在主堂内和李隋说话,展昭进屋拱手,“李老爷,展某又来打扰了。”

“展大人还有什么事情?”李隋看了眼沈怀义,然后起身问展昭。

“我们怀疑是李公子认识的人将他杀害的。”展昭道。

李隋一愣,他身边的沈怀义微微一拧眉头。李隋道,“展大人何出此言?”

“因为是认识的人,所以令郎对对方防备心全无,凶手很好下手,屋内也没有丝毫打斗痕迹,如此更肯定了凶手是令郎认识的人杀害的!”展昭道。

沈怀义的手指微微抓紧了衣摆,然后笑道,“展大人的解释没错。”

白玉堂点头,看了沈怀义一眼后问李隋,“李老爷,李公子平时和什么人来往啊?”

“小儿的朋友有很多,但是来往甚密的只有几人,有怀义,隔壁家的崔明,城西绣坊的张允,还有城西霍家武馆的大师兄邓恒远。”李隋道。

展昭心中明了,然后问沈怀义,“沈公子可还记得这几日李公子对你说了什么特别的话?”

“没什么特别的啊,他就说现在还年轻,他还想玩会,可是何姑娘是个好女孩,他不想错过,便只好同意李伯父为他许下的婚事了。”沈怀义慢慢的道。

 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十四章)by钰泽昭焉

中国又是周五了,我却过着周四,亲们记得来群里浪,学了新曲子的焉大,无聊水群的礼姐,还有时差党的我,一直会等你们回家~~~

钰泽昭焉读者群:513704152  (鼠猫,靖苏,原创耽美文,三党读者群。)

ps:喷子远离,祝其他人看文愉快


第十四章

两人在全福楼用过了饭,然后直接回了开封府衙门。

白玉堂和展昭正互相看着对方在说话,然后王朝和张龙带着一班衙役配刀走了出来,一行人向白玉堂和展昭问好。

展昭感觉是有事情发生了,便问道,“王朝,出了什么事情了?”

“展大人,城西织布坊李家的大公子死了。”王朝说着走到了展昭身边,“据说是死于非命,一早被府中前来伺候的下人发现了,你们走后不久报的案。”

“嗯。”展昭看了眼白玉堂,然后对着王朝点头,“你带他们前去李家调查吧。”

“是!”王朝拱手遵命,对着白玉堂微微一点头,然后带着一班衙役走了。

白玉堂摸着下巴,丹凤眼微眯,“早上还说可以闲会呢,这么快就有事情做啦!”

展昭微微抿嘴,然后同着他一起进了大门。

两人直接前去了包拯书房,公孙策也在里面。展昭敲了门,公孙策立即来开门。

“你俩回来啦。”公孙策请他二人进屋。

白玉堂心道,你老这不是费话么,人都在这里,你说回没回来。他心里虽然这么想着,面上还是一副漠然的表情。

“先生。”展昭对着公孙策一拱手,然后看向了坐在书案前的包拯,“大人,李家命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包拯捋了捋下巴的胡须,说道,“李家大公子名为李昀才,一个月后就要和城内的何家千金成亲了,何家你知道吧?”

展昭点头,就听白玉堂道,“是盐商何家吗?这两个人一结合,财力岂不是更大了。”

包拯笑着点头,“可是新郎官无缘无故的死了,李家和何家都要求查清这一事情的真相。”

展昭明白,拱手道,“属下待会就和白玉堂前去调查。”

公孙策站在一旁甩了甩袖子,“也有人说是新娘克死的,新娘不吉利。”

白玉堂突然一笑,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,然后摇头,“展某从不相信人会克死人,只相信一些人会给另外一些人带来好运。”

白玉堂睁大了眼睛看着展昭,“你是说白某给你带来好运了吗?”

公孙策笑着看着他两人,但是却不说话。

展昭看了白玉堂一眼,然后道,“展某以前倒是好运连连。”

白玉堂瞪了他一眼,这臭猫啥意思,碰到爷后就是霉运啦!臭猫,臭猫!

他两人又问了包拯一些事情,然后就前去织布坊李家了。

公孙策无厘头的看着包拯冒出一句话来,“倒真是天生一对。”

包拯笑了笑,然后眯着眼睛看着公孙策,“先生,你那一半今天还向本府询问你过得好不好呢!”

公孙策知道他说的那人是中州王庞统,便微微一拧眉,“他想知道我过得好不好,自己怎么不来问!”三年前一声不吭的就跑去了边境参军,害的自己找了他一年多。

“本府也是这么问他的,先生猜他怎么说?”包拯笑道。

“怎么说?”公孙策问。

“他说你现在是不是有自己的生活了,他不敢来打扰。”包拯道。

公孙策叹了口气,望着门外,院子里的棕榈花开了,金黄色的,一簇簇挂在树上,随风摆动。我的人生还未完整,就等你前来。

开封府衙门处于城正中央,一路来往的行人很多,白玉堂和展昭走得也不是特别快,大约花了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织布坊门口。

展昭进了大门,白玉堂紧随其后,他慢慢的说了句,“猫儿,爷真的不想查命案。”

展昭回头看了他一眼,“玉堂,这不是玩笑,不是你想不想查的问题。”

“好吧......”白玉堂有点挫败的感觉,两人一起进了织布坊的院子里。

李家的宅院和织布坊是合在一起的,左边是作坊,右边是宅院。中间有一条黑白鹅卵石铺成的过道。

衙役正在四处查看或者盘问仆人,张龙看见了他两人,连忙走过去拱手道,“展大人,白大人,你们来了啊。”

展昭点头,白玉堂走到了院子里的白玉兰树下折了一朵花,夏天正是玉兰花开的季节,他低头闻了一下, 然后把花藏在了袖子中,笑着向展昭走去。

白玉堂和展昭一起去见李家家主,李家老太太叫李秀莲,已经八十岁了,却还是腰板硬朗,只是这件事情对她的打击颇大,死的是她最爱的孙子。

李家家主叫李隋,夫人名唤蒋飞飞,他们还有个小儿子叫李源才,才十岁。在主堂内还有一人,据说是李昀才的挚友沈怀义。

展昭见过了李隋,便询问他是何人发现了尸体,能否叫上来让他问上几句话。

李隋点头,立即派人去把丁旺叫来,丁旺今年满十八岁,比李昀才只小了一岁,是他身边的书童,时常跟随着李昀才。

丁旺拜见了展昭和白玉堂,便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一边。

展昭问道,“你今日多久发现的尸体?当时可有什么异常?”

丁旺想了想,如实回答,“公子每天都是早上卯时刚过起来早读,小的像往常一样前去他房门候着,唤了声公子后也不见有人来开门,小的便等了会,但是等了一刻钟后也不见动静,小的就准备敲门,谁知门一下子就开了,进去后就发现公子仰躺在床上。”

展昭点头,然后示意他继续说。

“公子面部表情祥和,没有什么异常,小的以为他在睡,就整理了一下书桌,然后不小心打碎了灯盏,本以为公子会起来责罚小的,可是闹出了这么大动静也不见他醒来。”丁旺咽了咽嗓子道,“小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不好的想法,便悄悄的靠近床边,慢慢的抬手探了探公子的气息,谁知......”

展昭抬手止住,意思他已经听懂了。一边的老太太著着拐杖使劲的蹬了蹬地板,蒋飞飞被丫鬟扶着泣不成声。

白玉堂的肩膀靠着展昭的肩膀低头看着坐在主位上的李隋道,“发现尸体后,你们就立即报了案吗?”

李隋摇头,“我们一时没反应过来,虽然马上叫人通知了何府,却忘记了派人去报案,后来怀义来找昀才了,他提醒我们这事的。”

白玉堂多看了眼沈怀义,这人穿着今年流行了青色云锦缎子,看着倒是风度翩翩。

 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十三章)by钰泽昭焉

今天的搬文工作到此结束,我们过几天再见,大家记得眼熟我,我是馅饼的女人。


钰泽昭焉读者群:513704152  (鼠猫,靖苏,原创耽美文,三党读者群。)

ps:喷子远离,祝其他人看文愉快

 

展昭从未和别人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,腾的红了脸,然后双手试图推开白玉堂。

白玉堂双手抓着展昭的手,然后按着自己的胸口。展昭感觉白玉堂的胸膛正在有力的跳动,他缩了缩手指,可是白玉堂用力过甚,展昭挣扎不开。

“唔,唔......”吻得太久,展昭感觉透不过气了。

白玉堂收回舌头,连忙松开了他,“傻猫,怎么不会吸气啊?”

展昭捂着胸口,双眼含着水光,他站了起来,指着白玉堂,“白玉堂,你欺人太甚!”

白玉堂抬脸看着他,“对不起,对不起猫儿,我想你是明白我的心意的,你应该明白的。”

展昭拼命的摇头,摆着手,“我不明白,不明白,也不想明白。”

白玉堂连忙站了起来,“猫儿,你别激动,你听我说好不好?”

展昭怎又会真不明白呢,只是这份感情太让人震撼,太世俗难容了!他一步步后退,正如他不想知道,不敢接受白玉堂一般。

“猫儿......”白玉堂目光带着恳求,“你不要慌,听我说,好不好?”

“对,对不起,白兄。”展昭神色慌张的靠在了墙壁上。

白玉堂一步步走近他,“我喜欢你很久了,我就不信你不懂我的心意,我不想娶丁月华,我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人过一辈子,那个人就是你!”

“不要......”展昭紧紧咬着唇角。

白玉堂左手撑着墙壁,炽热的气息包围着他。

展昭抿嘴,偏着头不敢看他,只是呆呆的念着,“白玉堂,你不要做出格的事......不要。”

白玉堂捏着他下巴,复又吻了上去,只是这次没刚才的那个吻那么激烈,白玉堂只是轻轻的吻了吻他唇,马上便又抬起头来,“你相信我好不好?”

展昭看着他,眸中的水光还未散去,他一字一字道,“我们这样,让其他人如何自处?”

“那是他们的事情,我们在一起不会妨碍任何人,相信我。”白玉堂目光炙热的看着他。

展昭推开白玉堂,往前走了几步,然后用力撑着桌子,“白兄,原谅我,展某不能这么自私。”

白玉堂还想说什么,正欲要上前,外面有人敲门了。

展昭擦了擦眼睛,马上在桌边坐下,白玉堂看了展昭一眼,微微蹙眉,然后道,“进来吧。”

还是之前那个小二,他手上端着一个大盘子,上面摆了几个碟子,还有一坛女儿红。

小二觉得气氛有些凝滞,他慢慢的走近桌子,然后把菜肴都摆好,他把酒坛上的红色布塞打开,放在一边,然后拿出两个白瓷杯子,倒满了两杯酒,“两位公子,慢用。”

白玉堂心绪烦躁的对他摆了摆手。小二拘礼退下了。

白玉堂提着酒杯就仰头一饮而尽,然后又满上了一杯,展昭握着筷子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。

在白玉堂喝了四杯后,展昭抢过了女儿红,自己也喝了三杯,“想喝?展某陪你!”

白玉堂按着他胳膊,“好了,你喝醉了,受罪的还不是爷!”

展昭看着他,微微一抿嘴,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白玉堂啊了声,“什么?”

展昭道,“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!”

“很久了,爷都不记得了。”白玉堂提着酒杯,望着窗外的目光有些深远。

展昭说,“我也是最近才察觉的。”

“什么时候?察觉你喜欢我的?还是我喜欢你啊?”白玉堂道。

展昭瞪了他一眼,“你哥哥们说丁老太太上陷空岛为你和丁姑娘说亲的时候。”那时候我就知道,自己吃醋了,自己喜欢上你了。

白玉堂夹了一块鱼肉放进展昭碗里,然后轻轻点头,“我知道了,你现在不接受可以,但是爷总有一天会让你同意的。”

展昭偏头,看见他自信满满的目光,然后又垂下了眉头,静静吃菜。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十一章)by钰泽昭焉


钰泽昭焉读者群:513704152  (鼠猫,靖苏,原创耽美文,三党读者群。)

ps:喷子远离,祝其他人看文愉快


第十一章

欧阳老太太蹬了下拐杖,问两人,“展大人和白大人此次前来是有何要事?”

展昭本不想在老太太面前说打胎的事情,不过他这么问了,只好如实回答,“公孙先生叫我带一些药材给二公子。”

“什么药材?”欧阳苏起身接过,然后闻了闻,有一股苦涩的药味。

展昭微启嘴唇,正想说话,却被白玉堂先说了,“打胎药。”

欧阳苏有些尴尬,他看了眼老太太,然后垂下了胳膊,“谢谢展大人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展昭笑着点头。白玉堂只是静静的捧着杯子,却不喝茶,因为茶是泰神茶。

赵辕看着欧阳苏手上的药材静静沉思。欧阳老太太很快就走了,说是你们年轻的有话聊,她一个老人家先离开。

白玉堂和展昭也没什么事情,等展昭喝完了那一杯茶,两人也告退了。

他两人悠闲的走在街上,四处看着东西,白玉堂问道,“猫儿,你身上都没什么坠子,要不爷送你一个?”

展昭想了想,点头,“好啊,白五爷就是大方!”

白玉堂笑着看了眼展昭,又微微抿嘴偏头看向其他地方去了,总之心里是愉快的。

两人进了一家名叫明玉轩的店子,掌柜的是个姑娘,年轻貌美,穿着一件天蓝色的长裙,正在整理着玉佩。

他看见进来的是两个年轻的男子便不禁多看了几眼,然后才回神问道,“两位公子需要什么?”

白玉堂抱着画影靠在柜台上,“有没有好一点的玉佩?”

掌柜的点头一笑,“两位公子请随我来。”掌柜的把他俩人带到一边盛有玉佩的架子上,“你两位看看,可有合适的?”

白玉堂拿着一块圆润的玉石看了看,就听掌柜的介绍道,“公子,这是金丝玉。”

白玉堂点头,然后示意展昭自己挑,展昭挑了一个长形的玉佩,掌柜的说道,“这是羊脂白玉。一百两银子。”展昭微微抿嘴,然后轻轻的放回了原处。

白玉堂道,“价格不是问题,掌柜的你给我们挑吧。”

掌柜的想了想,然后走到了旁边的柜子上捧出了三个黑木雕花的盒子,“真正的好玉在这里。”

白玉堂打开了第一个盒子,里面是一块青玉,他小心的拿出来,对着光亮的地方一看,上面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,白玉堂握紧掌心,感觉冰凉冰凉的,他问道,“多少钱?”

“两百两。”掌柜的竖起两根手指头。

白玉堂点头道,“再看看其他的。”

掌柜的打开第二个盒子,里面是一块和田白玉,玉面光滑冰洁,无一丝杂质,比青玉更胜一筹。白玉堂一笑,“这个可不止两百两吧?”

掌柜的笑着点头,“公子识货,这个要贵上一百两。”

“这么说,还有更好的咯?”白玉堂把玉佩递给她,然后打开了第三个盒子。

展昭只是沉默地看着白玉堂,脸上带着丝丝微笑。

掌柜的点头,然后把第三个盒子里的玉拿出来给白玉堂看。这个玉的形状是一个空圆,像缩小版的手镯一样,被青色丝缕挂着。

白玉堂眼睛一亮,接过笑道,“这玉爷从来没见过,是什么玉?”

“此玉是蓝田玉的一种,名为冰花芙蓉玉,是有来历的,是唐玄宗与杨贵妃的定情信物。”掌柜的笑道。

白玉堂一听定情,主意立马涌上了心头,他一点头,“就这个了。”

“公子,这个可要四百两啊!”掌柜的道。

展昭立即抬手抓着白玉堂胳膊道,“玉堂,这使不得,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玉环怎么能花费这么多银子!”

白玉堂拿下他手笑道,“反正是爷付钱,又不用你的,你着什么急?”

展昭紧紧的抿着嘴边,不知道说什么好,然后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白玉堂低头,直接把玉环系在了展昭的腰带上,然后掏银票,整整四张一百两的银票,他豪爽的递给掌柜的。

掌柜的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爽快的客人,笑的合不拢嘴,辨别了银票的真假便收进了口袋。

展昭瞥了眼白玉堂,然后就被白玉堂笑着推着走出了明玉轩。

 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十章)by钰泽昭焉

不说太多,我今天就要刷屏!听说用湖南邵阳的方言来读钰泽昭焉,读出来是钰泽遭殃,大大,你名字果然6,心疼。

焉大是湖南邵阳市人,有同城的记得进群来嗨。


钰泽昭焉读者群:513704152  (鼠猫,靖苏,原创耽美文,三党读者群。)


ps:喷子远离,祝其他人看文愉快

第十章

白玉堂把玩着画影走在前头,展昭提着两包药材慢慢走在后面。两人距离隔了三步,步伐均是一致。展昭时不时就抬眼看了看白玉堂右边的侧脸,这人有几缕头发放了下来,紧贴着脸颊。展昭心里嘀咕着,这耗子就会说些话扰乱自己的心绪。

过了会,白玉堂回头瞧了他一眼,“猫儿,你怎么一声不吭的?”

展昭抱着两包药材,抬着脸看他,“说什么?”

白玉堂倒着走,他看着这人清澈明亮的眼睛,微微抿了抿嘴角,“你这臭猫真是无聊。”

“展某本生就无趣的很,不及白兄。”展昭说完这句话又慢慢低下了眼睛。

白玉堂勾唇一笑,站在原地不说话,等到展昭走到自己面前来了,再和他齐步朝前走。“有空你要不要和爷上陷空岛玩玩?”

“怎么又问这个事情?”展昭说。

“爷还想让你回味回味气死猫的滋味。”白玉堂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“玉堂......”展昭撇嘴,“你邀请展某前去陷空岛展某很高兴,只是这气死猫的滋味,展某可不想再尝试了。”

白玉堂伸手指着他,“这可是你说的,爷请你去你要去啊!”

展昭微愣,眨了眨眼睛,“嗯,好的,决不食言。”

白玉堂高兴的大步走到前面去了,两人很快就来到的欧阳府门前。

府里走出来了一人,小个子,身材精瘦,他见到两人连忙走上来打招呼,“白大人,展大人好。”

“小猴儿,二公子在府里吗?”展昭认得这人,他是专门伺候欧阳苏的。

“在,在呢。”小猴儿让开了道路,“两位大人请,小的出去买坛酒回来。”

白玉堂摆摆手,“去吧。”然后他揽着展昭的肩膀进了大门。

展昭一耸肩,拿开了白玉堂的手,“注意点。”

欧阳苏正和欧阳老太太在厅内说话,同在的还有赵辕。

“老太太好。”展昭拱手拘礼,白玉堂也微微拱手。

“两位大人来啦。”欧阳老太太连忙请人坐下,然后吩咐人上茶,

“展大人,白五爷。”欧阳苏起身对着二人点头。赵辕也对两位微微笑了笑。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九章)by钰泽昭焉

我不想说很多话,因为嗓子痒,感冒了。其他基友看到也不要在文帖下回复,你们太能水了。

我家太太黑历史太多,让人又爱又恨,只是开朗的她依旧征服了众多基友读者,祝她天天开心,不要被俗事所扰,顺顺利利的迎接二十岁的到来~~(九七年的话,今年才十九岁吧,上二十岁?在国内,地方习俗不同好像说法不一样,心塞塞。)

鼠猫钰泽昭焉读者群号码: 513704152   欢迎加入(鼠猫,靖苏,原创耽美,三党读者总群。你会水,就进来浪!)

ps:喷子远离,看文愉快。


第九章

第二天早上,天气甚佳。白玉堂清早就书写了两封信,然后托韩彰带回去,一封交给闵秀秀,一封交给丁月华。

“五弟啊,你要不要再考虑下,真的不回去?”蒋平提着扇子拍了下他肩膀一下,笑着说道。

“不回去了。”白玉堂拍了拍被蒋平用扇子碰过的地方,然后走到展昭身边,“三位哥哥要去哪里游玩?小弟带你们去?”

“哼!”蒋平看了眼他,“你还是陪着你的猫儿去玩吧!”

展昭感觉耳朵有些发烫,他低头摸了摸鼻子,然后慢慢走到一边,只是静默不语。

“四哥,你说什么呢!”白玉堂微微看了眼展昭,对着蒋平摆了摆手。

蒋平耸耸肩,笑着叫着韩彰和徐庆走了。

白玉堂握着画影背在身后,他走到展昭面前,“猫,猫儿,今天我们要去哪里?”

“府里最近没什么事情,我们去帮公孙先生选草药吧。”展昭说完直径走出了院子。

白玉堂连忙跟上去,他在后面看见展昭耳朵红红的。

这两人站在公孙策的房间面前,展昭轻轻敲了敲门,“公孙先生?”

公孙策开门,他今日穿着一件白色绣满了青色翠竹的袍子,头发被一根蓝色绸带高束在脑后。公孙策摆了摆手宽大的袖口,让开了道路,“进来吧。”

白玉堂一直注意着展昭的表情,这人面色如常,不起波澜,白玉堂道,“公孙先生,猫儿叫我来帮你挑选草药。”

公孙策笑着看了眼两人,“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你两个来做。”他示意两人坐下,然后走到一边斟了两杯茶端过来给两人。“这是信阳茶,八贤王送给包大人的,大人送了点给学生尝尝。”

白玉堂没急着喝,他把杯子放在桌上,微微掀开了杯盖,里面褐色的茶叶舒展起伏,飘出了缕缕茶香,“嗯,没喝过,不过看着就不错。”

展昭吹了几下,然后轻轻抿了一口,他笑看着白玉堂示意他快喝。

公孙策在窗户前面挑选草药,他说道,“最近开封府好像太平了不少,你两个都这么闲。”

白玉堂喝了口茶,砸吧了下唇,“闲好啊,可以帮先生做事......还能逗猫。”他说着眯眼睨了展昭一眼。

展昭横了他一眼,这臭耗子......他挑了挑眉毛,继续喝茶。

公孙策从一边的桌子上拿了些纸,包了两包药材,然后走来递给展昭。

“先生,这是什么?”展昭接过微微闻了闻味道。

“这是红花、归尾、丹皮、桃仁、官桂、莪术,白醋糊为丸,半夜一付,你交给欧阳公子,服了三天即刻有效。”公孙策坐下来道。

“好的,属下待会就走一趟欧阳府。”展昭点头道。

两人又在公孙策的房间里坐了会,然后离开前去欧阳府。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七章)by钰泽昭焉

别问我几点了,我也不知道深夜几点了,睡到一半突然惊醒,发现lofter上很久没发文了,就发一章。

我就是馅饼的女人,因为我在钰泽昭焉读者群的cp就叫馅饼,一个男孩,人生美妙。当然了,这也是我唯一一个cp。

登上QQ扫了眼大大的读者群,发现有人在对戏,还是h,这游戏越来越高级了,我都不敢看了。

下面是焉大读者总群的qq号码:513704152  (鼠猫,靖苏,原创耽美文,三党读者群。)

ps:喷子远离,谢谢看文!


第七章

 

展昭突然站了起来低头道,“玉堂和哥哥们在说私事,展某就先告退了。”他说完就欲要走。

白玉堂突然拉住了他手腕,“等下,你走什么。”

展昭扭动着手腕,“展某一个外人在场好像不太合适。”

徐庆看着展昭,“什么不合适的,你和五弟玩的这么好,听听他的终身大事有什么关系。”

白玉堂走到展昭身后,按着他肩膀让他坐下,“你当初上陷空岛也见过那月华妹子,爷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展昭觉得白玉堂这话说的奇怪,听自己的意见做什么,他只好坐下来道,“月华姑娘才貌双全,武艺精湛,和玉堂是天生一对。”

白玉堂在他旁边坐下睨眼看着他,“爷怎么感觉你这话说得太好了,有点违心?”

“怎么会,没有。”展昭一笑,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。

傍晚吹着徐徐的夏风,有点闷热,白玉堂感觉自己脖子好像出了一层细汗,他摇头对三位哥哥们说,“爷不会答应这门亲事的,明日我就写信,劳烦哥哥们带回去。”

韩彰问他,“你怎么不回去?”

“开封最近出了一些事情,我就不回去了,不然肯定会累坏这只傻猫。”白玉堂道。

蒋平摇着扇子捂嘴笑了笑,“那好吧,哥哥们先下去休息了,在开封玩几天再回去。”

蒋平三人纷纷离开了,院子里就剩下并肩而坐的白玉堂和展昭。

展昭不知道该有什么举动,呆呆坐着又不好,他只好抬手准备捏一块酥饼,顺便问了句,“玉堂,你干嘛不回去?”

白玉堂眼疾手快的移开的碟子,然后捏了一块递到展昭嘴边,“你就不怕爷一去不回来了?”

展昭心里一阵钝痛,他抬眼看着白玉堂,这人脸上正带着柔和的笑容,“白兄正在开封当值期间,可不能玩忽职守。”

“这个回答真好。”白玉堂点头一笑,随即手中的酥饼又靠近了展昭嘴边几分,“爷喂你,张嘴。”

酥饼碰到嘴角,展昭闻到了丝丝香甜,他慢慢张嘴咬了一口,味道酥脆可口,甜而不腻,展昭点头,“好吃。”

“这是爷特地吩咐小厨房做的,有桂花的清香,”白玉堂笑着靠近他,“再吃一口?”

“不用了。”展昭微微推开白玉堂的手,然后朝一侧坐过去了些。

白玉堂坐直了身子,把身下的桂花酥饼放进碟子里,“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想回去吗?”

展昭摇头,“不知道......”

“我想陪着你。”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六章)by钰泽昭焉

一觉睡起来,发现焉大读者群里天翻地覆,看起来是来了个脑残粉新人,不断表白刷屏,倒是焉大好像被吓到了,毕竟他最近黑历史那么多。

不过有小天使加入我们总是高兴的,也祝那位新人能适应群里。


ps:喷子远离,谢谢,祝看文愉快

下面看文。


第六章

 

白玉堂和展昭先品着茶,没过了多久,小二就上了酒菜来。

“爷,女儿红是八年陈的,今天十年陈的都卖出去了,还请五爷见谅。”小二弯腰道。

白玉堂看了眼展昭,见这人已经拿过了女儿红,取下了酒坛上的红塞闻了下,白玉堂摆手,“没事,算了,不过下次可得预先给爷留一坛。”

小二连忙点头,“自然,自然,一定给五爷留几坛。”

展昭抬眉笑着看了眼白玉堂,然后拿过了他对面的酒杯替白玉堂斟了一杯酒,“玉堂,你喝喝看。”说完他自己又倒了一杯。

白玉堂微微抬脸,捏着酒杯一饮而尽,展昭看见他丹凤形状的眼睛中间,流光满溢,这人穿着白色的云锦袍子,袍内露出银色镂空兰花的镶边,衣服的领口绣着祥云银边。

“不错,味道及其美味。”白玉堂眯眼说着,那双灵活的眼睛此时也仿佛变得迷离缥缈起来,宛若一潭深不可测的泉水。

展昭也喝了一小口,感觉味道浓烈香醇,他放下酒杯,看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,透明澄澈,纯净可爱。

“猫儿,你怎么只喝这么一点?”白玉堂笑着举起杯子,示意展昭给自己满上。

展昭给他倒上,然后慢慢说道,“展某酒量素来不好,不像白五爷,喝酒好像喝白开水似的。”

白玉堂抬眼看他,展昭的衣服是上好的冰蓝丝绸,绣着雅致的青色竹叶的滚边和他头上的蓝色发带相交辉映,巧妙的烘托出一位坚韧挺拔的身影。

展昭看见白玉堂唇角含笑,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,也对,他白五爷本就是风流天下。

两人相视一笑,又纷纷移开视线,白玉堂感觉突然有一股甜蜜的滋味涌上心头,这感觉很甜很美,无法形容。

“来,猫儿,这尾胭脂锦鲤鱼你尝尝,味道虽然不会有陷空岛那般美味,不过也还是不错的。”白玉堂挑了鱼腹部的一块肉夹到展昭碗里。

“多谢玉堂。”展昭点头,拿起筷子慢慢夹起鱼肉送进了嘴里,味道细腻鲜美,鱼肉松弛,很是不错。

白玉堂见对方点头便突然笑了,“如何?”

“好吃。”展昭放下筷子,端起酒杯对白玉堂示意。“虽然展某没吃过陷空岛的鱼,但是听白五爷这么一说,还真是有点嘴馋了。”

白玉堂将酒杯里的美酒一饮而尽,然后说道,“有空爷请你去陷空岛玩玩。”

“嗯。”展昭点头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。

 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五章)by钰泽昭焉

到了我睡觉的时间了,睡前来更新一章,刚刚看见焉大开着群电话和其他麦霸读者们在连唱,祝亲们玩的愉快,我休息了。

听说有亲们周末还在补习,为了未来加油吧。

群里又多了个新人素素,是来自美国芝加哥的锦御行读者,和帝王是老乡,祝她玩的愉快。

下面是焉大读者总群的qq号码:513704152  (鼠猫,靖苏,原创耽美文,三党读者群。)

焉大的黑历史还真的很多,不过,依旧有亲们会陪着他的,感谢大家。

ps:喷子远离,谢谢看文。


第五章

 

白玉堂和展昭先品着茶,没过了多久,小二就上了酒菜来。

“爷,女儿红是八年陈的,今天十年陈的都卖出去了,还请五爷见谅。”小二弯腰道。

白玉堂看了眼展昭,见这人已经拿过了女儿红,取下了酒坛上的红塞闻了下,白玉堂摆手,“没事,算了,不过下次可得预先给爷留一坛。”

小二连忙点头,“自然,自然,一定给五爷留几坛。”

展昭抬眉笑着看了眼白玉堂,然后拿过了他对面的酒杯替白玉堂斟了一杯酒,“玉堂,你喝喝看。”说完他自己又倒了一杯。

白玉堂微微抬脸,捏着酒杯一饮而尽,展昭看见他丹凤形状的眼睛中间,流光满溢,这人穿着白色的云锦袍子,袍内露出银色镂空兰花的镶边,衣服的领口绣着祥云银边。

“不错,味道及其美味。”白玉堂眯眼说着,那双灵活的眼睛此时也仿佛变得迷离缥缈起来,宛若一潭深不可测的泉水。

展昭也喝了一小口,感觉味道浓烈香醇,他放下酒杯,看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,透明澄澈,纯净可爱。

“猫儿,你怎么只喝这么一点?”白玉堂笑着举起杯子,示意展昭给自己满上。

展昭给他倒上,然后慢慢说道,“展某酒量素来不好,不像白五爷,喝酒好像喝白开水似的。”

白玉堂抬眼看他,展昭的衣服是上好的冰蓝丝绸,绣着雅致的青色竹叶的滚边和他头上的蓝色发带相交辉映,巧妙的烘托出一位坚韧挺拔的身影。

展昭看见白玉堂唇角含笑,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,也对,他白五爷本就是风流天下。

两人相视一笑,又纷纷移开视线,白玉堂感觉突然有一股甜蜜的滋味涌上心头,这感觉很甜很美,无法形容。

“来,猫儿,这尾胭脂锦鲤鱼你尝尝,味道虽然不会有陷空岛那般美味,不过也还是不错的。”白玉堂挑了鱼腹部的一块肉夹到展昭碗里。

“多谢玉堂。”展昭点头,拿起筷子慢慢夹起鱼肉送进了嘴里,味道细腻鲜美,鱼肉松弛,很是不错。

白玉堂见对方点头便突然笑了,“如何?”

“好吃。”展昭放下筷子,端起酒杯对白玉堂示意。“虽然展某没吃过陷空岛的鱼,但是听白五爷这么一说,还真是有点嘴馋了。”

白玉堂将酒杯里的美酒一饮而尽,然后说道,“有空爷请你去陷空岛玩玩。”

“嗯。”展昭点头,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。

 


【鼠猫画堂春眷卷之一】鼠猫生子意外金喜(第四章)by钰泽昭焉

忘记中国好像又到了周五的晚上,学生党们都回群冒泡了。所以又到了焉大和读者们开群电话唱歌的时间啦。依旧在梦与现实颠倒的我祝大家周末愉快哒。

昨晚群里进了一个新鼠猫写手,居然没嫌弃焉大的黑历史,值得感谢,希望她能适应群里刷屏的速度,听说是高三党,祝这孩子顺利毕业,考试加油。

下面是焉大读者总群的qq号码:513704152  (鼠猫,靖苏,原创耽美文,三党读者群。)

其他:记得这一章第一次在一个贴吧更新的时候有个很大的bug,不过已经改过来了,也谢谢那些曾经指出来的亲们。

ps:喷子远离,谢谢看文。

第四章

 

白玉堂和展昭并肩走在大街上,五爷转动着画影,随即点了点展昭的肩膀,“猫儿,爷奉劝你把那什么茶叶丢了。”

展昭笑着拍了拍盛有泰神茶的盒子,慢慢睨了他一眼,“怎么,白兄不敢喝,还不准展某喝了吗?”

“臭猫,你这是什么话,白爷何时不敢喝了!”白玉堂一扬画影,扛上肩头,冲他一喝。

“何时?何时?容展某想想。”展昭慢慢远离了他一些,“就是欧阳公子让你喝的时候啊!”

白玉堂扬着画影要去戳他,“呆猫,爷才没有不敢,只是这从苗疆出来的东西吃不得。”

展昭笑着躲开他刺来的画影,“玉堂不用担心,欧阳二公子都敢喝,展某又有何不敢。”

“唉,随你。”白玉堂抿嘴,瞥开了视线。

两人回到开封府,遇到了正在晒药材的公孙策,展昭前去打招呼,“先生。”

公孙策见两人回来,停下了手里的活,问道,“去了趟欧阳府,可发现了什么?”

白玉堂走到筛子面前,拿起了一片药草闻了闻,随即拧眉放下。展昭笑道,“男子怀孕,和女子相比,并无太多差异,听欧阳二公子说,有大夫准备建议他吃生草乌打胎呢。”

公孙策偏头,突然皱起了眉头,“庸医,生草乌怎么能乱吃,万一吃多了血崩怎么办?”

“怎么,很严重吗?先生?”白玉堂捋了捋头发问道。

“要打胎,必须怀孕三个月以内,一个月以上,他才多久!”公孙策一拧眉头。

“展某还是托人把先生的话告知欧阳公子一声,以免出什么事。”展昭说着握上巨阙出了开封府大门。

白玉堂哎呀的一声,连忙喊道,“臭猫,等等爷啊!”

公孙策边晒草药嘴里边念叨着,“这一猫一鼠还真是形影不离啊。”

两人再次从欧阳府出来已经中午了,白玉堂拉着展昭上了附近的全福楼。

白玉堂喜欢这里的女儿红,所以是这里的熟客了。

小二甩着抹布前来伺候,“五爷,您带展大人上这里来啦。”

白五爷瞧了他一眼,不是熟悉的人,便问道,“今天农小哥不在啊?”

“他休假回去了,媳妇怀孕了呢。”这小二笑嘻嘻的回道。

五爷心道:哟,又一个怀孕的,他点点头吩咐说道,“那边临街的窗户边没人坐吧,给爷打扫一下。”

“没人,没人,五爷和展大人请。”小二让路请两位走。

展昭跟在白玉堂的侧身边,瞧见了这人明朗的笑容,不觉也弯了弯嘴角。他二人面对面的在窗户下坐好。白玉堂点了一尾胭脂锦鲤鱼,一份虎皮花生,一份花菇鸭掌,还有一坛女儿红。